top of page

邊一個發明了「森林浴」?

過年期間我被親友問到「什麼才是正宗的森林浴?」。今天就花了點時間整理一些歷史資料,然後說說我對「森林浴/森林療癒的正統性」的想法。


很多朋友早已知道,「森林浴」這個詞來自日本,創作者原來是日本林野廳長官秋山智英先生。


邊一個發明了「森林浴」?

當時是1982年,日本政府銳意推動國民多接觸大自然,希望藉此減緩城市生活和工作帶來的身心健康問題,所以在長野縣舉行了第一屆「國家森林浴大會」。經過傳媒報道後,「森林浴」這個帶點浪漫色彩的休閒概念就在日本全國風靡起來。


但其實,當時並未有嚴謹的科學研究證明森林浴對健康的益處。


直到2003年,日本當局和大學學者們就認真起來了!各方聯合成立了「日本森林療癒研究會」,在日本國內推動三個方面的發展:


1. 大規模的森林療癒和身心健康的實證研究

2. 設立多個森林療癒基地

3. 訂立「森林療癒師」課程和認證機制


自此,「森林浴」就慢慢轉跑道,從浪漫的休閒風尚,演變成以科學為本的「森林療癒」。日本森林浴學者於2009年發表了學術文獻,將森林療癒定義為「利用科學證據來證明森林浴的功效」。到2018年,日本已有63座森林療癒基地。


到了現在,森林浴概念已經傳播到世界各地,衍生出不同的演繹,其實也無不可。我想藉「森林浴/森林療癒」在原產地日本的定義,分享兩點看法:


一、森林療癒不是一種單一的手法 — 森林療癒只是一個概念:人們抱持著大自然可以療癒身心的信念,走進森林。That’s it! 沒有哪一個方法是絕對正確的,也沒有哪一個是名門正派。放眼世界,現在有許多森林療癒認證課程。即使是我參加的美國自然及森林療癒協會(ANFT),也是協會始創人在森林浴的概念上加入了自己的風格,設計出的其中一套方法。與大自然相處,不同地區和組織可能有不同的方法和標準,我們找最適合自己的就可以了。


二、森林療癒不僅是workshop,更需要全方位發展 — 現在在香港流行的森林浴(包括我自己搞的在內)集中於單一workshop形式,以身心靈導向為主,缺陷是未有可持續的發展,難以看到它對整體香港人健康的裨益。反觀日本、台灣和韓國,著重學術研究(evidence based)、認証制度(training & certification)和基礎建設(infrastructure),甚至是產業化,配合旅遊業和醫療體系。


森林浴在香港還在起步階段,作為嚮導,我們盡了本份,讓參加者在當下享受與大自然連結。希望有朝一日,森林浴得到香港的專業人士(例如相關郊野部門、醫療人員和心理健康專業)的認可後,得以有更全面的發展。

57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